Entity 303

凶残的Golden eyes[bushi]

Golden eyes单恋Alex【???】
文笔崩,不要介意

“说!下次还敢不敢骚扰我家Alex了?”金色的眼睛虚眯着,手中从Herobrine的工具箱里顺来美工刀随意的旋转着,折射出了一丝丝冰冷的亮光。
“When the days are cold
And the cards all fold
And the saints we see
Are all made of gold
When your dreams all fail
And the ones we hail
Are the worst of all
And the blood’s run stale”兜里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谁啊?这时候打电话!”金色的眼睛中有一丝隐藏的愤怒,但一看到来电的是谁以后表情迅速就温和了下来。
“喂?Alex?”这温和的声音让那些还服服帖帖的跪在地上的小混混们简直不敢相信着温和的声音出自刚才暴打了他们一顿的Golden eyes。
“Golden?有时间吗?一起去吃烧烤吧!”Alex欢快的所以从手机中传出来。
“蛤?当然有时间啦!”
“那好,一会儿见!”说完,Alex便挂了电话。
“滚!这次我有事就放过你们,下次再让我知道……后果嘛……”Golden eyes笑了笑,然后大步的走出了小巷,留下了那几个难以相信自己就被这样放过的小混混。Alex还是第一次主动约我出来吃饭呢。Golden eyes在心中愉快的想着。但不知道这愉快的心情在看见自家主人格和Steve一起来时会不会消失。

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而已,不要深究有什么意思( ´_ゝ`)

不同的称呼

千斤顶:医生
救护车:不要叫我医生
千斤顶:大夫
救护车:不要叫我大夫
千斤顶:Sunshine
救护车:不要叫我Sunshine
千斤顶:小护士
救护车(゚Д゚≡゚д゚)!?

来自B站梗_(:з」∠)_

论区别对待

大黄蜂:我们曾是好兄弟啊.
擎天柱:哦天啊我都干了些什么啊感觉整个车都变好了灵魂得到了洗涤心灵得到了升华我的小宝贝我是如此爱你怎么舍得让你受到伤害呢.

威震天:我们曾经是兄弟.
擎天柱:听不懂.

哈哈哈哈哈今天老威还是没有抱到柱子呢,为他默哀三分钟/虽然我站擎蜂(•̀ω•́)

中秋节贺文 HN向

“起床了起床了!”有着白色眼睛的大男孩猛的拉开了禁闭的窗帘,纯洁的圣光[划]金色的阳光一下子洒满了整个房间,
“滚吧你,Herobrine!说,你又想到了什么坑我的办法?”说着,Notch环顾四周,希望能找出某些熟悉的陷阱痕迹。
“噫,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Herobrine做出一副失望的表情,后退两步,摊开双手,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带以后,Notch才从床上下来,小心翼翼的踩在了地板上。出乎他的意料,没有压力板被触发的“咔哒”声,没有TNT被点燃的“嘶嘶”声,甚至连发射器启动的声音都没有。
“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你没有在我的床边设置陷阱啊……”Notch抹了一把头上那并不存在的汗。
“快下来吃早饭了!”不知何时下楼的Herobrine朝还呆在房间里的Notch大声吼道。
“好好好,我下来了。”Notch在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决定为了自己的人生安全瞬移下楼。
“这是?”Notch看着桌子上的几块方形糕点疑惑道。
“来尝尝呗!”Herobrine举起一块向Notch挥了挥。
“emmmm……”Notch在观察了这块糕点的颜色过后试探的咬下了一小块,然后又马上喷了出来。
“噗!”Notch抬起头,却刚好对上自家老弟那意味深长的微笑,
“哥哥,中秋节快乐哦!随便说一句,你拿的刚好是香蕉和冬枣味的哦~”

创世神日志[一]

“我?”我睁开了眼睛,看见了一个陌生的世界,我的四周一片漆黑。
  
  “这是?”我抬起了手,然后看见随着我的动作出现了一个个黑色的粒子在空中飘舞。我尝试着拿手去碰其中的一个,但它在我触碰到的那一瞬间就消散了,化为了一片黑色的粉末,然后无影无踪,就如同它没有出现过一样。
  
  —我是Notch,创世神。
  
  突然我感到一阵头痛,随后就出现了这样的一段记忆。
  
  “我是创世神?”我皱了皱眉,感到不解。
  
  —去找一个棕色短发,白色眼睛,穿着深蓝色衬衫和米色长裤的男孩,他对你很重要。
  
  “Oh,shit!又是这该死的头痛。但我要去找一个男孩?开玩笑的吧……”我略微有点儿心虚的望了望面前那片无穷无尽的虚无。
  
  “嘿,你好,你是?”就在我思索着到底要不要去寻找记忆中所说的那个男孩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背后。
  
  “啊?啊,我是Notch,幸会。”我转过头下意识的回答道,但当我看向他时,我愣住了,这不就是记忆中所要我寻找的那个男孩吗?
  
  “我是Herobrine,幸……”他的话刚说一半就停住了。
  
  “啊……”他痛苦地闭上了眼。
  
  “你没事吧?”我上前一步问道,他是在接收记忆吗?但我接收记忆时好像也没这么痛吧……
  
  “呃……”下一秒,他睁开了眼恢复了正常,但为什么我感觉他看我的目光有些……怎么说,有些怪异呢?
  
  —Herobrine是你的弟弟。
  
  头疼和新的记忆。好吧,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用那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了。
  
  “Hi~老弟~”我得意的笑道。
  
  “滚吧你,反正我是不会叫你哥的。”他也不甘示弱。

人性

“Notch!别再执迷不悟了!人类这个物种的天性就是贪婪!我,Herobrine,创造出了怪物来制衡他们,而你却干了什么呢?你却协助人类灭掉了怪物,使他们的贪婪进一步的发展!”白瞳男人用力的一拍桌子,大声地朝面前坐在沙发上的两人怒吼道。
  
  “但毕竟人类是我第一个制造出来的心血,我们总得帮着点他们吧?”Notch悠闲的拿起茶杯,不慢不紧地抿了一口,慢悠悠的说道。
  
  “帮着点儿?哈,你这还叫帮着点儿?那你说人类是你的心血,那我说怪物们是我的心血呢?怪物们可都是我的朋友啊,而你呢?说删就删了!”Herobrine那白色的眼睛由于极度的愤怒已经布满了红色的血丝。他至今也忘不了他的下属们,同时也是朋友们一个个死在他面前的样子。
  
  最让他记忆深刻的是僵尸王,祖鲁。当时Notch就在他面前输下了那一串象征着死亡的代码。由于祖鲁是他第一个亲手制造出来的怪物王,所以他也灌注了不少的心血在祖鲁身上,因此那串象征着死亡的代码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杀死祖鲁,而是不断地折磨他,破坏他的神经系统和内脏。而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铁血的汉子被疼得死去活来却无能为力。他记得祖鲁最后是咬着牙拔出了自己送他的那把佩剑,然后,鲜血四溅……他还记得祖鲁在死前断断续续地对他说。
  
  “咳咳,王,一,一定要小心人类啊,人类的贪,贪婪,远远的超出了你的想象,相,相信我,人类的贪婪,咳,总有一天,会,会毁了这个世……”祖鲁终究没有说完剩下的半句话,便永远的闭上了那双漂亮的如同猫眼石般的黑色眼睛。
  
  突然Herobrine感到一阵撕裂性的剧痛穿透了自己的小腹,他睁开了刚才因为陷入回忆而闭上的眼睛,看见一把钻石剑已经深深地没入了他的身体,只留下了一个剑柄在外面。Herobrine微微抬头,看见了握住剑柄的手的主人。
  
  “啧啧,我知道了,Notch,人类们这次找你帮忙是为了杀掉我吧?”Herobrine的嘴角扯出了一丝的勉强的笑容。
  
  “所以他们还推选出了一位勇者来找你,对吧?”Herobrine平淡的瞟了一眼缩在Notch背后不敢直视他眼睛的蓝眼勇者。
  
  “勇者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叫Steve对吗?”Herobrine微微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揉了揉勇者那柔软的棕色短发。
  
  “嗯,你可以说是以我为模型而制造出来的哦。”Herobrine指了指自己那张和勇者一模一样的脸笑了笑说。勇者低下头,不敢直视Herobrine那双白色的眼睛。突然,Notch将钻石剑狠狠地拔了出来,鲜红的血喷溅而出,剧痛让Herobrine后退了几步,血液减少所带来的无力感使他不得不后退,靠在墙上。血液飞速流逝的同时所带来的后果就是生命也随着血液飞速的流逝。Herobrine靠着墙无力地往下滑, 眼睑微闭,脸上是浓浓的失望。
  
  “所以说啊,你还是选择帮了人类们,对吗?但是相信我,尊敬的创世神,Notch大人,或者说,我亲爱的哥哥大人,你终究是会后悔的,因为,人类的贪婪,远远的超出了你的想象,相信我,人类的贪婪总有一天会毁了这个世界的……”说完,Herobrine满含不甘的闭上了他那双纯白色的眼睛。
  
  【系统:Herobrine was killed by Notch】
  
  【系统:怪物一族正式灭绝】
  
  Steve抬起头,看见信息栏上出现的两条信息,笑了笑:
  
  “Notch大人,我代表全人类一族,感谢你的大义灭亲!”
  
  “啧,其实你也不用谢我,毕竟我在很久以前就有灭掉Herobrine的心了,但是我认为Herobrine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所以回去警告你的朋友们,收敛点,别太放肆了,毕竟他还是我的弟弟,我对他还是有一定的感情的。”Notch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是!Notch大人!”勇者的声音由于过于的激动甚至都有些变调了,然后快步的离去,在临走前还不忘把门轻轻带上。
  
  “唉,所以我这件事到底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Herobrine,为了人类们的生存,你必须死。但是,你说的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如果你说的是对的,我又该怎么办?”Notch揉了揉微痛的太阳穴,闭上眼喃喃道。
  
  “唉,但愿我做的是对的吧,人类们啊,你们可不要让我失望啊,这一次我可是站在你们这边了啊。”Notch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睁开了眼。
  
  仅仅7年后,蓝眼的勇者再一次站在了Notch的办公室外。
  
  “哦?又是你啊?”Notch看着面前这个背着剑,气场和七年前完全不同的男人微微惊讶道。
  
  “是的,尊敬的创世神,Notch大人。”勇者朝Notch微微的鞠了一躬,然后笔直的坐在了沙发上,就像七年前的Notch一样。Notch看见勇者占了他的位子,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坐到了勇者对面的椅子上,就在Herobrine七年前所坐的位置上。
  
  “啧,尊敬的Notch大人,这次我就开门见山,直说吧。好吗?”勇者微微往前倾了倾身子,正面对着Notch,他的神情十分的严肃和紧张,以至于一个疑问句都被硬生生的掰成了陈述句。
  
  “噗,这么紧张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说吧,没事。”Notch看着勇者那严肃的神情,忍不住笑道。
  
  “我的同伴们这次让我带的话是……”勇者突然顿住了。
  
  “是什么?”Notch忍不住将身子往前倾了倾,好奇道。然后下一秒,他就愣住了,一把锋利的钻石剑贯穿了Notch的心脏。
  
  “你,你,你,你怎么能这样!”Notch那满是震惊的漆黑瞳孔中映出了嘴角挂着一丝诡异微笑的勇者。
  
  “呐,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勇者扭了扭手腕,感觉绞碎了Notch的心脏,然后慢悠悠的说道。
  
  “我的同伴们这次让我带的话是,我们想要一个无神的世界,我们不想要再有神的监管了,我们需要真正意义上的自由!”勇者高声的说道,眼中满是狂热。
  
  “而现在,我们的目的即将达成!”勇者继续说道,然后伸手打开了一个平时Notch平时用来向全部人类发布广播的按钮。
 
  “Notch即将死去,欢迎来到无神的世界,欢迎来到无神的Minecraft!”勇者高声的说道,然后猛地拔出了插在Notch心口上的剑,鲜红的血喷溅而出,就如同七年前的Herobrine和Notch一样,但令人感到讽刺的是,这次猎手却和猎物交换了位置。
  
  “呐,好吧,看来,我亲爱的弟弟啊,你是对的,而我,终究还是做错了。”Notch那漆黑的瞳孔中满是自嘲。血液在不断的流失,生命也在不断的流失,漆黑瞳孔中那一丝生命的光芒也在慢慢的减弱。
  
  “呐,我这一生最对不起的应该就是我的弟弟,Herobrine了吧。毕竟是我亲手杀了他,不过弟弟,别担心,哥哥很快就来找你了……”
  
  【系统:Notch was killed by Steve 】
  
  【系统:欢迎来到无神的世界,欢迎来到无神的Minecraft 】
  
  三年以后,人类灭亡。其原因是因为争夺资源而引发的世界大战。毕竟已经没有神的监管和控制了……
  
  
  【Welcome to the godless world】
  
  【Welcome to the godless minecraft】
  

第二章 地狱

【地形生成中……】
  
  “啊,好热,为什么地狱不能放水啊!”库伯和奈登哭丧着脸,与旁边那一脸欠扁的祖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What?热?热是什么?我一点都不热啊。”
  “祖鲁你又欠炸了是吧?”库伯说着就要丢一个爆炸术过去,
  “哎哎哎,别啊,在地狱可不只有你一个会爆炸术,你应该不想把恶魂给引来了吧。”祖鲁一把摁住了冲过来的库伯,库伯盯着祖鲁不甘心的取消了爆炸术,
  “还是只有你才能按得住炸了毛的库伯啊。”奈登笑道,
  “恶魂不也是王的手下吗?引来了又咋地?”(心累的甘蔗:别说四川话了行不?库伯:不行。甘蔗:why?库伯:我高兴咋了?)库伯感到十分的不爽,
  “我们这次是来找凋零的,而不是过来惹麻烦的,还有奈登你给我小心点儿,不然的话到时候被恶魂们当成移动靶我可管不了,听懂了吗?”
  “我表示我完全没有听懂,因为我要热炸了。”
  “加一。而且为什么我要给你小心点儿?”说完库伯和奈登就瘫在了地上,打死都不起来。看着这二位怕热怕的要死的怪物首领,祖鲁微微一笑。说时迟那时快,祖鲁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铁桶,舀了一桶岩浆就往库伯和奈登身上泼,库伯和奈登赶紧闪开,然后一个爆炸术在祖鲁的眼瞳中迅速放大,祖鲁一侧身,爆炸术便贴着他的脸飞了过去,
  “哇哇哇,别炸啊!要死怪的!”祖鲁叫道,
  “死了活该!”库伯怒吼道。(甘蔗:请大家自行想象一米六的库伯向一米八的祖鲁怒吼的场景。读者:画面太美,不敢想象。)
  “BOOM!!!”爆炸术在了离祖鲁背后几十方块远的地狱岩上炸开了,并将地面炸出了一个大洞,破碎的地狱岩四处飞溅。
  
  “EOE~”远处传来了一阵恶魂的声音。“呃哦,看吧,我跟你说过别用爆炸术,现在好了吧,恶魂来了。”果然,一分钟之后,两只恶魂飘了过来。
  “EOE~人类!EOE~”
  “EOE~他们不是人类。他们是怪物!EOE~”
  “EOE~哦,抱歉,我把你们认成人类了。请问你们是来找凋零王的吗?EOE~”
  “是的,我是僵尸王祖鲁,他是苦力怕王库伯,这是蝙蝠王奈登。王是让我们来召回凋零的,并让他带上怪到主世界去一趟。”
  “EOE~好吧,我们带你们去地狱城一趟吧。顺便说一句,我是恶魂二号,他是恶魂一号。EOE~”
  “嗯,多谢了。”

第一章 战争

在MC历2017年,由Notch带领的人类与由Him带领的怪物发起的战争。然而人类的红石科技太过发达,所以Him带领的怪物大军被迫退回了他们最后的基地____古德山脉,并向另外的三个不同位面的Red eyes ,末影龙以及凋零求助。

“报!通往暮色森林的传送门已完工。”
     
“报!通往末地的传送门已完工。”
  
“报!通往地狱的传送门已完工。”几个半跪在地上的末影人向坐在黄金王座上的人报告道。
  
“都已经完工了吗。那么就出发了吧。”Him睁开了他那微微发着白光的眼睛,
  
“祖鲁,你带库伯和奈登去地狱召回凋零。安德,你带克莱尔和斯帕特去末地召回末影龙。”
  
“那暮色森林的Red eyes呢?”一直站在王座旁的安德上前一步问道,
  
“我要去亲自会一会他,因为在末影龙,凋零还有Red eyes中只有他不是我的部下。而且据我所知,实体303可能也在暮色森林和Red eyes在一起。”
  
“那刺客公会呢?我们要去哪儿雇点儿杀手或刺客吗?如果人类也去那边雇杀手或刺客怎么办?如果人类雇到异能者就麻烦了。”
  
“放心,人类是不会去刺客公会的,赏金杀手可不是怎这么好雇的。”
  
“为什么?” 安德困惑地眨了眨他那漂亮的紫色眼睛。
  
“因为刺客公会是世界上最大的杀手组织,从不失手,所以价格自然就很高,而人类那边资源匮乏,所以是不会用那么多钻石去雇杀手或刺客的。”
  
“那龙族呢?万一他们也加入了战争怎么办?”
  
“没事,龙族他们最近正在内讧,他们还没时间来管我们这些主世界的,要知道他们的龙岛可是在虚空里啊,就算他们打起来了也波及不到我们的。好了,别废话,该出发了,带上点药水和武器,注意安全。”
  
“呵,王最近好像没有那么冷血呢。”祖鲁压低了声音对库伯说,
  
“是啊,也许是因为最近死的人太多了。”
  
“我都听到了!”
  
“原来王都听见了啊……”
  
 
“好啦,我们也该走了,时间不多了哦。”安德走过来说道,然后带着克莱尔和斯帕特瞬移到了末地传送门旁。
  
“快走了,王和安德他们都走了,时间不多了。”奈登从中间冒了出来,结果被祖鲁一拳头打了下来,
  
“吓死老子了!”“欺负我不能变成人形?”
  
“对啊,怎么啦?不服来咬我啊。”
  
“切,咬你?满嘴的腐肉,多恶心。”
  
“…………”
  
  
二十分钟以后,一直没有插上话的库伯终于发怒了,
  
“再不走我他妈就炸了你们两个!”库伯说着就点燃了一个爆炸术。
  
“哎哎,别炸啊,我走就是了。”祖鲁嘻皮笑脸说道。
  
  
“到了,走吧。”
  
“我最不喜欢地狱了,每次去都很热哎。”库伯一副苦瓜脸,
  
“可是你不想去也得去啊~”说着,祖鲁就一把将苦着个脸的库伯推入了地狱传送门。

 我叫James,我是一个骷髅射手。我今年才13岁,但我认为我很有可能就此英年早逝,因为有一大群人类在追杀我。如果现在我们是在森林里的话,我早就利用地形干掉他们了,可是我们现在可是在草原上啊!Help!而且天又要亮了,真是祸不单行。
  
  眼看着这群人类越追越近,James从箭筒中飞快的取出了一支蓝色的药水箭,一支绿色的药水箭以及一支灰色的药水箭。

  “哈,三分钟的剧毒反胃和失明,够你们喝一壶了。”脸上划过一丝阴冷的微笑,同时三只药水箭带着尖啸飞了出去,三个追在最前面的人类应声而倒。然而令James感到恐惧的是,那群人类竟然就丢下了那三个倒在地上血流如住的伤员,径直朝他追来!可怕的人心。好吧,跑呗。
  
  太阳一寸一寸地缓慢上升,然而James周围却没有任何的树或矿洞,

  “完了。”James在内心中对世界告别,突然James惊喜地发现前方的地形有一些轻微的变化,以他13年来的经验,这很有可能是矿洞,然而James却没有想到,这也很有可能是岩浆湖!
  
  James从背包中拿出一个铁头盔戴上,以防止被太阳烧掉。然后便加快速度朝他所认为的“矿洞”跑去。在James的全力奔跑下,他很快就到了,but,

  “我靠靠靠靠靠!怎么会是岩浆湖?死定了!!!”这是那群人类也追了上来,并慢慢的将James给包围了起来。面前是人类,背后是岩浆,James是宁愿死也不愿意落在人类手中,所以他慢慢的后退向岩浆湖。这是其中一个站在前面的人类拿起了弓箭,射向了James。James一个没来及,就被射中了。

  “靠,凋零药水,还是五分钟的!你们人类嫌钱多,没地方花是吗?不过小爷我死也不会死在你们手里的!”想到这里,James一个华丽丽的转身就准备跳下岩浆湖。就在这时,一个高挑的黑衣男子出现在了James背后,同时他那冰凉的手也拍到了James的肩。下一秒James和这个高挑的黑衣男子就消失在了那群人类的视线里,只留下了几个孤独的末影粒子在空中飞舞。
  

  “醒醒啊!你还活着吗?醒醒啊!活着就快点起来!你怎么一瞬移就晕倒了?”James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就看见了一张放大的脸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

  “我醒了,把脸拿开点儿!”那张脸的主人往后退了两步,James就看见一个一身铁甲的末影人站在他面前。这是在一个山洞中,山洞很小,但内部却十分的整洁,整洁的另怪有些惊讶。而James自己就躺在一大堆柔软的白色羊毛上。

  “你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还有,我叫克里埃文,你叫什么?”末影人友善的伸出了一只手把James拉了起来。

  “是你救了我吗?多谢了。还有,我叫James。”

  “你多大呀?我13岁了。”

  “真巧啊,我也是13岁。”

  “我要去古德山脉投靠Herobrine,你呢?”

  “呃……我还没有想过呢……”

  “那我们一起去古特山脉投靠Herobrine吧。”

  “让我想想……好吧……”

         这是一个会持续更新的突然脑洞,虽然我知道并没有多少人看……